雷士照明再现逼宫风波:未来难言明朗

nba2k11没声音,邪魔圣茎,余宓素颜,2k13mp模式,蒋定桂,德州电锯杀人狂是真的吗,环法尊,网游之cs之神,时文选粹第一辑,救赎方舟
来源:未知    时间:2014-08-17 14:31

 

  雷士照不到的““

  新金融记者 孙翼飞

  简介:这又是一出创始人与投资方上演的狗血闹剧。8月8日,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被公司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单方面宣布“下课”。至此,吴长江已是三次被逐,雷士照明的未来难言明朗。

  “逼宫”风波

  雷士照明的剧情,比一般的剧本更狗血。

  8月8日晚,雷士照明控股公司发布公告,宣布董事会已通过决议,罢免吴长江CEO职务,同时任命公司董事长王冬雷为临时CEO。与吴长江一起被罢免的,还有公司的三个副总裁:穆宇、王明华和吴长江的弟弟吴长勇。同时,雷士照明董事会还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一职。

  至此,吴长江与王冬雷,已无坐下来再谈谈的可能。

  根据雷士照明的公告,让吴长江“下课”的原因在于,吴长江最近告知董事会多数,其于2012年代表雷士照明附属公司惠州雷士光电,与山东雷士照明、重庆恩维西实业和中山圣地爱司照明各签署一份协议,授权这3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长达20年。

  王冬雷方面表示,上述3家公司均由吴长江的岳父母吴宪明和陈敏出任大股东,而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吴长江本人。另外,雷士照明的公告中还称,董事会的多数之前并不知悉所谓许可协议,董事会亦未批准、授权或追认任何该协议的签署,暗示吴长江这一行为属于关联交易。

  事件另一头的吴长江回应,这一交联交易并非利益输送,因为这3家公司每年都要付给雷士照明品牌使用费,属于有偿使用,并且此前已经进行过公告,董事会不知情一说不成立。

  新金融记者查阅照明雷士照明招股书和历年公告,确实发现雷士照明此前已在公告中提及这3家公司的关联业务,但均没有“20年”品牌使用期的内容。2012年12月的一份公告,明确提到了这3家公司的品牌使用期为2013年到2015年。

  这几天,网上流传一段视频,火爆程度不输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罢免吴长江。

  视频中,王冬雷这方的人,前往位于重庆国际金融中心的雷士照明总部,“收取”了CEO掌管的营业执照、工商材料和财务印章等物品。双方的人开始抢夺,发生肢体冲突,吴长江2个助理和司机被打成重伤。

  重庆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位人员告诉新金融记者,8月9日发生冲突的当天,里面的门都被撞烂了。“现在25楼,就是雷士照明的办公室,贴了很多张,里面都有雷士照明发的遗失声明,声明公章作废。”

  随着双方矛盾升级,雷士照明旗产的生产也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目前,重庆万州还在放着“高温假”。万州是雷士照明最大的生产之一,占雷士照明产能四分之一,有员工2300人,被称为吴长江的大本营。

  据悉,从8月11日开始,万州宣布开始放“高温假”。据悉,当地出面协调,但吴长江和王冬雷目前仍未有任何迹象。

  近日,新金融记者就此事件多次致电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,遗憾的是,对方一直未接听。

  割据之争

  之前提到,王冬雷暗指吴长江有违法关联交易行为。这几天,吴长江在接受其他采访时,也毫不客气地指出王冬雷才是真正参与关联交易的那个人。

  他说,王冬雷通过广州的公司与雷士照明做关联交易,每年的数额有2个亿,这件事有人举报,自己也已开始调查。吴长江还提到,从去年开始,王冬雷拿德豪润达的费用,到雷士这边报销,数额达上千万元,雷士照明的管理层反对,王冬雷在心,“我有与他来往的邮件可以”。

  吴长江说,直到8月8日下午1点多,他才接到秘书通知,2点半开电话董事会,但并不知道会议的议题。直到开会的时候,才知道会议的内容是罢免自己,“我当时就提出反对,说王冬雷。我之前收到消息,说王冬雷打算在四季度把我换掉。7月14日,发布公告将下面二级公司中原来雷士的高管全部换掉,当时还向所有的员工发通知,弄得员工惶惶。本来换二级公司的高管,是不需要公告的,也不需要通知所有的员工。”

  吴长江在微博中称,自己已起诉王冬雷。并表示那边对于“董事会决议效力”无效的意见书已提交,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与三家公司签署协议,有关公司高管、干部的辞退不。这条微博末尾,他还加了一句“王冬雷别喊,动真格别!”

  他还在微博中说,王冬雷胁持雷士。雷士12席董事席位,德豪清退占7席,所谓执行董事会决定,实际上是执行王冬雷个人决定。

  针对之前提到的冲突事件,王冬雷方面的人士表示,网上流传的视频是“有人故意设计”,存在后期处理的嫌疑,“画面里只有王冬雷几个人,实际上是吴长江那边的人先动手。”

  8月12日,王冬雷方面的消息显示,已有19家雷士照明的省级经销商签署声明,表示支持王冬雷领导雷士照明。2天后,王冬雷方面透露,又有10家经销商宣布支持王冬雷。

  至此,雷士照明的36家省级经销商中,已有29家站到了王冬雷的队伍中。这29家经销商的合计销售额占到雷士照明销售总额的80%以上。

  对于经销商的相继倒戈,吴长江直言是遭到王冬雷,不签署协议就要被清理,毕竟经销商还要赚钱。

  吴长江表示,如果这份声明有法律效力,那么之前28家经销商在签署的“大渠道”方案也同样有效。7月27日,吴长江在召开经销商大会,与28家雷士照明核心经销商签订协议,并授予他们雷士品牌20年的经销协议。未来,这些经销商可将渠道资源装入上市公司,或单独上市。

  资本“入侵”

  德豪润达进入雷士照明的速度极快,快到让雷士照明感到的寒冷。

  2012年,吴长江和王冬雷才第一次见面。当时,德豪润达和雷士照明也仅仅是洽谈过业务和产品上的合作,并不涉及资本市场上的合作。

  所谓的业务上合作,第一次兑现成合同是在2012年11月。当时,德豪润达与吴长江控股的一家公司签署协议,三年内,德豪润达向这家公司提供LED照明产品及服务,后者承诺每年向德豪润达采购不低于2500万美元的LED照明产品。

  接下来,德豪润达迅速“侵入”雷士照明。

  2012年12月11日至21日,德豪润达在公开市场迅速买入约2.6亿股雷士照明,总价约7亿港元,迅速持有雷士照明8.24%的股权。

  同年12月27日,雷士照明和德豪润达双双公告称,吴长江拟将手中的3.73亿股雷士照明股票或11.81%的股份转让给德豪润达,共计9.5亿港元。同时,德豪润达相当于获得一个期权,可在任何时候,以每股2.95港元的单价买下吴长江手下剩余的6.79%雷士照明的股份,共计6.33亿港元。

  德豪润达则将向大股东芜湖德豪投资和吴长江定向增发,他们将分别认购1亿股和股,定价为每股5.86元。如果此定向增发顺利完成,芜湖德豪投资和吴长江持有的德豪润达的股票分别为24.73%和9.3%,分列第一、二大股东。

  换句话说,王冬雷和吴长江做了一个跨港股和A股的“换股”。吴长江出资7.6亿元人民币,出让雷士照明近12%的股权,换成德豪润达9.3%的股权,并回归雷士照明任CEO。而王冬雷则出资不到12亿元人民币,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,从而得到LED领域非常稀缺的资源,即雷士照明所拥有的渠道。

  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后,德豪润达为了实现LED上下游的一体化整合,近几年了大量资金进行投资和收购。继大连、芜湖之后,德豪润达目前正在加速建设蚌埠、扬州,其中仅蚌埠,德豪润达的出资额就达10亿元。

  大手笔的财务费用,导致德豪润达业绩下滑,直至亏损。财报显示,2013年,德豪润达销售收入为3元,但净利润却只有882.6万元。今年一季度,德豪润达销售收入7.65亿元,同比增长8.56%,净利润却出现了3566万元的亏损。

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第一大股东没能给雷士照明带来业绩上的希望,双方矛盾由此产生,直至无法调解。

  吴长江与王冬雷,或者说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之间,说白了是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争斗。资本市场的本质是逐利的,现代公司制度的基本原则是,资本在公司里至高无上,资本有最终决定权,资本必须说了算。而创业者的内心是高傲的,引进资本不是为了当摆设,是要为公司利益说话的。

  这一次的董事长与CEO之争,结局已逐渐明朗。而创始人被逐的雷士照明,能否像从前一样市场,结局未可知。



上一篇:中山市搏都照饰有限公司骗子
下一篇:雷士照明给我们什么

标签: